信无双注册:负债12亿欧元遍地债主,巴萨如何把球队变成了“老赖”?

OKEX 01-27 阅读:32 评论:0
信无双注册:

巴托梅乌辞去巴萨主席,留下一地鸡毛。

疫情之下,最先顶不住的豪门是哪一家?本赛季才战至一半,答案已经提前揭晓。
26日,西甲巴塞罗那俱乐部年度财报曝光,球队负债近12亿欧元,2021年将面临着空前的还债压力。
在夏天陆续操作压缩开支后,球队财政非但未有好转,反而已经游走在破产边缘。
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?人活着,债没还完。人生更痛苦的事情是什么?债主就在那里,你却要不到一分钱。2019年还花钱如流水的巴萨,竟有沦落为“老赖”的危险,着实是疫情来袭至今,豪门惨淡经营的极端案例。

巴萨最新财报显示,球队短期债务高达7.3亿欧元。

债主遍地,就是不还
去年末,巴萨多次放出风来,球队负债已超4亿欧元,这个数字已足够骇人听闻,但备忘录公布之后,看守内阁着实是“报喜不报丧”,球迷更是跌破眼镜——巴萨总负债近12亿欧元,其中短期债务就高达7.3亿欧元。
当然,短期债务并不意味着巴萨要立马还钱,尤其对于债多了不愁的红蓝军团,再急的债务,也能分个轻重缓急。
但眼下,2.66亿欧元的短期信用债务最为麻烦,这其中有9000万欧元来自于高盛银行,而在2021年8月之前,巴萨不仅要偿还高盛银行的本金,还要支付2%的利息。为避免债主上门,巴萨选择将特许经营权抵押给对方,以求债务暂缓。
不差钱的高盛或许不急于杀鸡取卵,但其他债主未必见得客气。经过看守内阁和多家欠款机构的洽谈,不少债主已经同意巴萨申请,将还款日期宽限到2021年6月30日。
暂时获得延期付款许可,绝不意味着巴萨暂时财务安全。撇开巴托梅乌时代一系列号称低息、无息的借贷,巴萨拖欠多家俱乐部合计达1.26亿欧的转会费,才真正“辣眼”。
早在2018年1月就买来的库蒂尼奥,时至今日还欠着利物浦近3000万欧元的尾款;马尔科姆早已转战俄超,结果巴萨倒还欠着波尔图近千万欧元;更别提挖角格里兹曼时,巴萨承诺给予马竞500万欧元的远期购买球员尾款,如今也是不了了之……
19笔未支付的转会费尾款,总计1.26亿欧元,恰好一个格里兹曼的转会费。
很难想象,这样的账目,会出现在一支连续三年制造亿元转会先生的球队。然而,更可悲的现实是,巴萨并无短期还债的意愿,哪怕几家债主同样日子紧巴巴。
巴萨为何债务如滚雪球般暴增?首要原因便是持续的大手大脚。
备忘录显示,巴萨2018-2019赛季的收入为9.9亿欧元,而在上赛季,这一数字下降为8.55亿欧元,降幅达14%。最近数据则变成了7.41亿欧元……
但是巴萨的支出几乎没有减少,从9.73亿欧元降至9.55亿欧元,降幅仅为2%。

拉波尔塔的大幅巴萨主席竞选海报都挂到了马德里的大楼上。

跨年欠薪,史上未有
财报显示,巴萨的薪资占了俱乐部总收入的74%,这个数字也超过了联赛规定的70%上限。
按照欧足联财政公平法案,俱乐部球员的薪水占比在55%至65%之间为健康标准,而超过70%则属于红线预警,但对于球员薪资占比一度迫近80%的巴萨而言,他们早已习惯了走钢丝的日子。
由于缺乏流动性,去年就喊着降薪70%的巴萨,历经和球员10个多月的谈判,却始终进展甚微。不得已,球队和格里兹曼、特尔施特根、德容等尚有长约在身的球员,重新签署了合同。
尽管合同总金额没有改变,但都和球员约定延期支付,尤其是本赛季一队球员将减薪42.5%,并摊到未来4个赛季补发。毫无疑问,这是寅吃卯粮,而非真正意义上的减薪。
而今,原本数钱数到手软的巴萨球员,已经要做好持续少领甚至领不到工资的准备:按巴萨财务规定,球队一年发放两次薪水,一次在6月,一次在12月,但去年底,缺少现金的巴萨哪怕只发六成工资,也不得不打白条。
过去几年,巴萨是开给球员薪水最为慷慨的俱乐部之一,队内税前年薪千万欧元者不胜枚举,但降薪之后,看上去很美的工资条,已羞于见人。
根据降薪协议,球员哪怕税前工资高达1000万欧元,理论实发也只有580万欧元,按半年一发,打对折为290万欧元。而按西班牙50%的个人所得税率,球员拿到手的不过145万欧元。
雪上加霜的是,西甲本赛季严格执行收支平衡红线,杜绝俱乐部负债经营,原本想瞒天过海的巴萨,除去德斯特,全部引援都因不符合收支平衡而被官方叫停,这无疑是扼住了球队的喉咙。
截至目前,通过各种降薪手段,巴萨本赛季工资支出比去年降低了8000万欧元,但在债务面前,仍是杯水车薪。
更可悲的是,临时主席图斯克茨已经公开表态,俱乐部很难支付球员1月的薪水,哪怕后者已经决定放弃本赛季的各项奖金。

就算梅西离队,巴萨也省不了多少钱。

放了梅西?杯水车薪
毫无疑问,巴萨如今的困境,是巴托梅乌时代施政纲领的恶性循环。
“梦三”成为历史之后,执迷于豪赌梅西最后巅峰期,企图在竞技和财政都海捞一票的巴萨,赌徒心态格外明显——球队连年引入巨星,期待再夺欧冠,但连番重挫非但未能让球队冷静审视结构缺陷,反而在疯狂买人的单行线上一去不返。
如何度过眼下日渐深重的债务危机?不少人又打起了梅西的歪脑筋。
诚然,巴萨队长税前年薪高达1亿欧元,约满离队后将极大缓解球队现金流,但巴萨高层或许忘记了,梅西本人也在降薪之列。
更何况按照合同约定,梅西倘若约满离队而不是主动转会,巴萨还要付给对方5000万欧元的忠诚奖金——换言之,梅西走人不止是人财两空,巴萨还得搭上嫁妆。
作为疫情重灾区,西班牙国内严峻的抗疫形势,也注定高度依赖门票和比赛日收入的巴萨,短期增收毫无可能。
上赛季空场作赛,巴萨收入已经锐减1.45亿欧元,本赛季大概率空场打完,届时球队收入损失恐怕仍以亿计。
“专卖店无法营业,博物馆没法营业,球场无法卖票,这导致我们每年减少了3亿欧元收入。如果这部分收入回来了,有一个好的还款计划,我们完全可以逆转这种情况走出困境。”
作为陪跑人选之一,候选人弗雷萨对此还算乐观,但包括拉波尔塔、丰特等人在内,更多谈及的是上任后的施政纲领,财务问题则多半避重就轻。
但现实容不得候选人们幻想:倘若无法在6月30日前偿还部分债务,被多位债权人联合追索的巴萨,恐怕只能将俱乐部资产变现或抵押;而届时领不到工资的球员,也完全可以上诉FIFA,要求自由身走人。
当然,球队破产的极端情况或许不会发生,但对于昔日挥金如土的巴萨而言,信誉的毁灭,或许比债务本身更致命。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信无双注册报道
标签:疫情历史
信无双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信无双平台观点,不代表信无双注册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信无双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

文章排行